“求問姐妹有靠譜的美瞳推薦嗎?”

“我這里有韓國產的硅水凝膠年拋,清倉絕版秒殺。”

在一些社交臺上,“清純小鹿”“魅惑電瞳”……打著各種噱頭的美瞳吸引了無數愛美人士。

年來,隨著顏值經濟的崛起,美瞳幾乎成為像口紅一樣普遍的美妝用品。尤其是疫情發生后,美妝消費大打折扣,在此背景下,眼妝品類成了支撐顏值經濟的支點,美瞳需求因時而生。相關數據顯示,5年來美瞳市場規模快速攀升,年復合增長率高達41%,2020年終端銷售額超過200億元。

然而,《法治日報》記者日調查發現,在美瞳市場繁榮發展的同時,美瞳商家從業資質不明、劣質產品危害眼睛健康等問題也逐漸浮現。

美瞳代理門檻偏低

無需審查任何資質

“長期佩戴美瞳會不會對眼睛有實質的傷害?”這幾乎是每位美瞳愛好者最常遇到的問題。在一些社交臺上,有關美瞳傷害的討論熱度始終居高不下,五花八門的病例混著各種觸目驚心的圖片,或真或假地沖擊著消費者的心理承受力。

圓圓做美瞳代理已有7年時間,在她看來,對于眼睛有視的人來說,“美瞳不僅可以替代眼鏡,還能放大眼睛,更好看”。

據了解,作為彩色隱形眼鏡的美瞳,又被稱為角膜接觸鏡,直接貼附在角膜淚液層上,達到視力的矯正目的。

基于與人眼直接接觸的原因,相關部門將美瞳以第三類醫療器械進行監管,銷售者須持有營業執照、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才可合法經營,如果在電商臺上銷售,還需要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圓圓觀察發現,由于電商臺上的美瞳種類不多、更新較慢,大部分消費者更傾向于私下買賣,比如通過社交臺找代購或美瞳代理購買,這便導致大量美瞳代理出現。

據她介紹,其所在團隊有廠家、加盟和代理,加盟的地位比代理更高。作為一名代理,她的上家是一位頗有“經驗”的大加盟商,此類加盟商繳納的加盟費更高,能以更低的價格拿到更多的貨源。團隊的銷售模式主要以“客戶下單-一鍵鏈接填單-倉庫統一發貨”進行。與此同時,加入團隊的每一個人還可以發展代理,自定代理費賺差價。

簡單快捷的工作模式,吸引了許多人兼職踏入該行業。但大量人員涌入,也帶來了產品標準不一、商家資質存疑等問題。

記者比對了多家美瞳商城和代理發現,同一個品牌下同一個系列的美瞳產品,價格分別差價幾十元不等。以美瞳品牌Medusee某系列產品為例,在不同的代理手中,定價分別在158元/2副和258元/2副。“這是十分常見的現象,面向客戶的銷售價會比拿貨價高出不少,美瞳越貴差價越大,而且每個代理可以根據自己的進貨價隨意定價格,只要能回本就行。”圓圓向記者解釋。

一副市場上售賣168元的美瞳,代理的實際拿貨價會是多少呢?“78元一副。這只是代理價,一些大加盟商的拿貨價格以及實際成本比這個價格低得多。”圓圓說。

在標準無法統一的情況下,消費者該如何確保自己購買的商家資質是可信合理的呢?為了能更深入了解美瞳代理行業,記者加入了某號稱“三證齊全”的美瞳代理團隊。

針對經營資質問題,記者向加盟商提出了擔憂和疑慮。于是加盟商便為記者提供了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和營業執照的圖片副本,并叮囑記者,但凡有客戶問到資質問題,用同一張照片即可。同時還有一些商家,在記者詢問并要求他們提供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時,他們便不再回復。

對此,圓圓告訴記者,很多消費者要這份證明并非是一定要證實核對,而是出于一種考驗——檢驗這家店是否靠譜,至于這一紙證明的來源真假,他們有的并不在意。

小凡曾經也做過多年美瞳代理,據她介紹,其身邊的很多代理及消費者并沒有建立“美瞳=醫療器械”的認知,幾乎還是從化妝品的角度來看待和購買美瞳產品。在她做代理期間,團隊不僅沒有提供任何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證明,而且沒有向她普及過相關知識,更多還是聚焦在美瞳的色板、推廣的好壞等。

推廣方式花樣百出

吸引流量獲得收益

讓美瞳代理們如此重視的推廣,會以哪些方式進行?

在記者加盟上述美瞳團隊的過程中,每當有新的代理加盟時,團隊都會進行一些簡單的“培訓”。在記者繳納88元代理費后,上線給記者發來了幾份文檔,里面詳細列舉了該如何建立靠譜的“商業形象”、提供合適的營銷方案等。在培訓文檔中,團隊要求記者更改簡單并朗朗上口的名字昵稱,規定每天發5條左右的走單圖和買家秀反饋,并建議在每天固定的時間段更新,如7點至9點、12點至14點以及20點至22點,貼合大家的生活作息時間。

除此之外,在推廣營銷方案中,團隊建議每一位代理要在社交臺上與人點贊互動,增加熟悉度。

baby同款、虞書欣同款、blackpink同款……記者發現大量美瞳品牌掛著“明星同款”的名頭在銷售,這些掛著明星照片、打著“明星同款”的美瞳往往銷量都很高,某電商臺上虞書欣同款美瞳月銷量達5萬多件。

2015年9月1日起施行的新廣告法明確規定“醫療、藥品、醫療器械和保健食品這四類廣告不得利用廣告代言人作推薦、證明”。多位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這些美瞳產品利用“明星同款”宣傳來刺激銷售的行為,是在打明星推廣和代言的“擦邊球”。

記者注意到,團隊還在文件末尾給出了20位購買能力較強的微博號,并做了詳細的目標客戶畫像:追星族、小女生、社會經驗不足、消費能力較高。代理們可以通過吸引追星族的注意,與之頻繁互動隨后互粉。其次,團隊還建議代理裝扮好自己的各類社交賬號,包括但不限于設置漂亮頭像、設計賬號排版、充值臺會員以及在電商臺上花幾元買幾千粉絲“裝點門面”等,以吸引眼球。

另外,這些團隊還會不定時舉辦各種活動來引流,比如舉辦買美瞳送福利,與美甲店、面包店合作推行掃碼參與免單等活動。其中甚至還包含“寵物引流法”——比如發布自己有寵物需要領養的帖子,然后在文案中寫道“真心求好心人領養”,在文末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并表示“一定會有很多人咨詢”。當然,如果真的誤認為有寵物需要領養那就錯了,因為推廣方案中這么寫道:“如果有美女加你后問你送寵物的事,你只要說你的寵物已經送給別人了,用這招吸引女粉絲,簡直太容易了。”

記者發現,最有成效的推廣方式就是找網紅和瞳模,拍攝和種草產品,一些長相姣好的代理自己也會兼職瞳模。據圓圓介紹,她當時找網紅幫忙打廣告時價位在幾百元至上千元不等,主要根據該博主的粉絲量級來決定。

“一些代理有幾個聯系方式,以聯系不同的客戶,他們甚至會把客戶的昵稱改為他們所買過的貨物信息。”圓圓回憶,“我有一次看了我上家的微信,她所有賬號加起來少說也有幾千個客戶。”

醫療數值含糊不清

物美價廉很難兼得

在資質不明、宣傳過度的情況下,美瞳的質量成了消費者不得不仔細辨別的問題。年來,因為經常佩戴美瞳導致視力下降,引發眼結石等新聞屢見不鮮,在市場繁榮、花式營銷美瞳的背后,眾多被吸引過來但辨別能力尚未成熟的消費者往往成為劣質美瞳的受害者。

2021年4月,有媒體報道,北京一名初中男生戴美瞳險些失明。這名男生的一只眼睛經常發紅、流淚,家長把孩子帶到醫院眼科進行治療發現,該男生的左眼角膜有一個潰瘍灶,深度達到角膜的1/2,如果晚幾天就診,角膜可能就會潰瘍穿孔。

同年1月,一名從微商處購買了美瞳的女子眼睛不舒服,去醫院檢查后被告知是因為美瞳引發角膜潰瘍。用了這款美瞳2個月后,她的眼表淚膜出現一定的損壞,雙眼容易疲勞,醫生不建議她再佩戴任何種類的隱形眼鏡。

據一些美瞳的資深愛好者介紹,若要購買一款合格的美瞳產品,基弧、透氧率、材質以及含水量都是需要重點了解的指標,尤其是透氧率。

根據國際隱形眼鏡教育者協會的公開資料顯示,透氧率即Dk/t,是讓眼球自由呼吸的指標,這是影響美瞳質量好壞的重要標準。但是,對于如此重要的指標,市場上眾多關于美瞳的宣傳往往會避重就輕,只談美瞳的顏色、含水量和直徑,不談美瞳的透氧率。

記者聯系某品牌美瞳代理咨詢透氧率數值,對方沒有直接回應,而是簡單回復一句:“大家買美瞳都是看含水率,沒人要透氧率。”

北京某三級醫院的眼科張醫生告訴記者,美瞳屬于第三類醫療器械,屬于“對人體具有潛在危險,對其安全、有效必須嚴格控制的醫療器械”,和它同級別的產品,全都是一次靜脈輸液針、骨板、血管支架這樣的重要醫療用品。

此外,記者注意到,由于市場需求較大,加之海外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壁壘較高,美瞳代理便成了部分沒有進口批號的海外品牌尤其是日韓品牌美瞳進入中國市場的途徑。但是,這些被美瞳代理宣傳“原版進口”的美瞳真的是“純正的海外血統”嗎?

可能并非如此。據小凡介紹,其所經手過的美瞳幾乎都是從國內發貨的,她也曾對美瞳來源不明表示擔憂:“當時我自己銷售的很多所謂的日韓美瞳,雖然按照要求我都標注日韓來源,但是實際上制作以及發貨的倉庫都在國內,廠家口頭保證和日韓產的無異,但我心里總不免擔心。”

她所在團隊的大加盟商給出的解釋是,美瞳成本并不高、更新換代速度快,若要等國內進口,則會花費更多的時間和金錢,不利于團隊的利潤和銷量。

“我還接觸過拿貨價9.9元的美瞳,這些產品的質量我自己都不敢保證,更不敢賣給消費者。”小凡說。

記者注意到,在某電商臺,幾十元一副的美瞳比比皆是。此前,有媒體曝光江蘇揚州一家美瞳小工廠,在沒有任何資質的前提下,4個多月賣出120余萬副假美瞳產品。一位從事美瞳行業多年的臺店主表示,國內貼標的仿品,成本價才2元至8元不等。

圓圓和一凡都表示,價格昂貴的日拋的確銷量不好,喜歡購買美瞳的人多數是一些社會經驗不足的在校生和初入職場人士,因此他們更傾向于代理顏色好看、價格較低且能夠長時間佩戴的美瞳。

但是,這些所謂“物美價廉”的美瞳產品質量真的過關了嗎?這可能需要眾多美瞳愛好者擦亮雙眼、提高警惕——這些美瞳背后的廠家,在乎的不是消費者使用美瞳后好看的眼睛,而是這雙眼睛給他們帶來的財富。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圓圓、小凡為化名)

標簽: 美瞳代理 門檻偏低 長期佩戴美瞳 推廣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