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非賣品”小樣當心安全隱患

年來,身材迷你的化妝品小樣銷售異常火爆,線下零售商和電商巨頭紛紛嗅到了商機,開始了各種較量。但與此同時,“小樣經濟”發展過程中暴露的來源不明、質量無法保證、消費者維權難度大等問題也愈發嚴重。那么,消費者如果遇到這些問題該怎么辦呢?

1

化妝品小樣“圈粉”年輕人

被稱為“美麗經濟”的化妝品市場,在“顏控”的追捧下需求不斷增加,化妝品零售額持續增長。據不完全統計,僅2021年上半年,我國化妝品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1900多億元,同比增長25%以上。

與傳統的化妝品銷售市場相比,兩年造型小巧、品種繁多的化妝品小樣異常火爆,逐漸成為各品牌吸引消費者的方式之一,同時也形成了初具規模的“小樣經濟”。其實,化妝品小樣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曾出現,當時雅詩蘭黛創始人通過派發免費試用裝的方式為品牌進行宣傳,這種方式收到了很好的傳播效果。在后來的一段時間內,購買化妝品附贈小樣成為不少品牌宣傳和促銷的主要手段。

從化妝品生產經營者的角度來說,向消費者免費派發或以較低的價格出售化妝品小樣,不僅能減少高額的廣告費用支出,而且可試用給消費者帶來的體驗感相較于廣告更具有說服力,同時也可以為品牌培養潛在的客戶群。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小樣所呈現的新鮮感和便攜正好迎合了當代消費者的消費理念,而且較高的價比更是“圈粉”無數年輕人。可以說,“小樣經濟”的產生和發展具有一定的必然,既體現了電子商務時代化妝品生產經營者對于品牌宣傳和營銷理念的更新,同時又順應了年輕人消費觀念的轉變,即便在經濟水相對有限的情況下依然可以為自己帶來更好的生活體驗。

2

來源不明存在安全隱患

面對化妝品小樣龐大的需求量,傳統的線下零售商和新興的電商巨頭紛紛嗅到了商機。線下美妝集合店應運而生,并將化妝品小樣作為主要賣點,線上電商臺加入后,在線下建立萬余個化妝品小樣派發終端,這些方式深受消費者歡迎,商家也取得了較為可觀的銷售收益。

與此同時,“小樣經濟”發展過程中也暴露出很多問題,如來源不明、質量無法保證、消費者維權難度大等。例如,生產經營者為吸引更多消費者,把一些原本只有幾毫升的小樣盲目“進化”成幾十毫升的中樣、大樣;將貼著“非賣品”標簽的小樣人為附加了買賣、流通的功能;越來越多的線下小樣零售商無法說明小樣的采購來源,線上的電商臺更是難以做到店鋪逐個監管;專柜私自售賣小樣來賺取差價的情況也是屢見不鮮。這些問題不僅嚴重侵犯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而且也與“小樣經濟”的良健康發展背道而馳。

據媒體此前報道,目前銷量較高的化妝品小樣主要分為三種:一是由專柜流散出容量很小的“非賣品”;二是包含在品牌銷售套裝中,或是在專柜消費一定金額后才可獲得的;還有一種是由電商店主自行購買化妝品正裝后,再進行分裝銷售。可以看出,化妝品小樣尚未形成穩定的產業供應鏈,五花八門的產品來源無法滿足我國化妝品在原料、生產、包裝等方面的要求,使得產品的安全大幅降低。再加上消費者購買小樣時往往是第一次試用,辨別真假存在一定難度,化妝品小樣銷售就逐漸成為違法違規的重災區。而且,有的小樣或分裝包裝較為簡陋,產品是否在無菌環境下進行分裝也無法得到保證。隨之而來的微生物、菌落超標,或添加其他有害、禁用物質的可能大幅度增加,這些都給消費者的使用帶來安全隱患。

3

非法制售犯罪可追刑責

為了治理當前魚龍混雜的化妝品小樣市場,規范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加強化妝品監督管理,我國自去年1月1日起施行《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從四個方面對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及其監督管理予以規范。

對于化妝品小樣的外觀,該條例在第三十五條中明確規定,化妝品的最小銷售單元應當有標簽。標簽應當符合相關法律、行政法規、強制國家規范,內容真實、完整、準確。第三十六條規定,化妝品標簽應當表明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編號、產品執行的標準編號、全成分等內容。而且該條例還規定了多個質量安全主體的責任,如化妝品經營者應當建立并執行進貨查驗記錄制度,應當依照法律法規的規定和化妝品標簽標示的要求貯存、運輸化妝品;化妝品集中交易市場開辦者、展銷會舉辦者應當承擔入場化妝品經營者管理責任;電子商務臺經營者應當承擔臺內化妝品經營者管理責任等。

針對化妝品小樣制售中的違法違規情況,條例中明確了各種相關法律責任。第六十條規定,化妝品經營者存在擅自配制化妝品,或者經營變質、超過使用期限的化妝品情形的,由負責藥品監督管理的部門沒收違法所得、違法生產經營的化妝品和專門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原料、包裝材料、工具、設備等物品;違法生產經營的化妝品貨值金額不足1萬元的,并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款;貨值金額1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5倍以上20倍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由備案部門取消備案或者由原發證部門吊銷化妝品許可證件,對違法單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以其上一年度從本單位取得收入的1倍以上3倍以下罰款,10年內禁止其從事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實際生活中,有的小樣雖然標明了“非賣品”但仍然通過各種方式出售,這是否違規呢?答案是肯定的。條例第六十一條規定,上市銷售、經營或者進口未備案的普通化妝品或者生產經營標簽不符合本條例規定的化妝品的,由負責藥品監督管理的部門沒收違法所得、違法生產經營的化妝品,并可以沒收專門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原料、包裝材料、工具、設備等物品;違法生產經營的化妝品貨值金額不足1萬元的,并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貨值金額1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3倍以上10倍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由備案部門取消備案或者由原發證部門吊銷化妝品許可證件,對違法單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以其上一年度從本單位取得收入的1倍以上2倍以下罰款,5年內禁止其從事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

4

“非賣品”也須標注中文名稱

為了加強化妝品標簽的監督管理,規范化妝品標簽使用,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根據《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制定了《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將于今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

該辦法將化妝品標簽清晰、持久,易于辨認、識讀等細化的嚴格要求延伸到了化妝品的最小銷售單位,并在此基礎上明確了化妝品最小銷售單位的定義以及包裝標簽的適用標準。第十七條規定,化妝品凈含量不大于15g或者15ml的小規格包裝產品,僅需在銷售包裝可視面標注產品中文名稱、特殊化妝品注冊證書編號、注冊人或者備案人的名稱、凈含量、使用期限等信息,其他應當標注的信息可以標注在隨附于產品的說明書中。具有包裝盒的小規格包裝產品,還應當同時在直接接觸內容物的包裝容器上標注產品中文名稱和使用期限。第二十一條規定,以免費試用、贈予、兌換等形式向消費者提供的化妝品,其標簽適用本辦法。

從這些規定可以看出,首先,化妝品小樣作為商品銷售都應當在銷售前向負責藥品監督管理等部門進行備案,并且在標簽處真實、完整、準確地將產品的中文名稱、使用期限、特殊化妝品的注冊證書編號等信息通過可視化的文字呈現給消費者。標有“非賣品”的化妝品小樣一般來說并未向負責藥品監督管理等部門進行備案,其銷售行為具有違法嫌疑,消費者可以就此向藥品監督管理部門進行投訴舉報,在相關部門查明相關事實后,選擇合法的途徑進行救濟。其次,經營者具有查驗化妝品小樣供貨者的市場主體登記證明、化妝品注冊或者備案情況、產品出廠檢疫合格證明并如實記錄及保存相關憑證的義務;電子商務臺內化妝品經營者具有全面、真實、準確、及時披露所經營化妝品信息的義務。最后,對于實施擅自配制化妝品,或者經營變質、超過使用期限的化妝品;生產經營標簽不符合規定的化妝品;未依規建立并執行進貨查驗記錄制度、產品銷售記錄制度等違法行為的,相關部門可以處以沒收、罰款、責令停產停業、吊銷許可證、市場和行業禁入等處罰措施。

法官建議

規范“小樣經濟”

應從四方面著手

逐漸透明、規范的化妝品小樣有望影響整個化妝品市場的格局,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的化妝品品牌會加入到“小樣市場”中來分一杯羹。這也意味著監管部門將會面臨愈發復雜的化妝品市場監管問題,消費者也會面對愈發多樣的化妝品小樣產品。因此,筆者認為,穩定而完整的小樣產業鏈、可持續可復制的銷售模式、嚴格健全的監管體系、較為完善的公益訴訟救濟制度是確保“小樣經濟”健康發展的保障。

首先,穩定而完整的小樣產業鏈是基礎。這樣不僅能有效減少其他因素波動對自身產業所帶來的影響,而且能讓下游銷售經營者對市場和終端的反饋及時傳遞到上游開發生產者,促進上游環節的創新與改善,形成上中下游聯動效應。國內化妝品市場的強大內需潛力和消費者不斷升級的消費需求,也必然促進小樣產業鏈的不斷優化和完善。因此,開發生產者應當加大產品創新研發,規范生產流程,形成供應合力,不斷優化和完善小樣產業生產鏈。

其次,可持續可復制的銷售模式是關鍵。經營銷售者應當立足化妝品小樣價比高、便于攜帶的特點,重點關注消費者的產品體驗和反饋,尊重線下和線上銷售的各自規律,探索形成可持續、可復制的小樣銷售模式。

第三,嚴格健全的監管體系是保障。監管部門應當加強化妝品監管信息化建設,在提高線上政務服務水的同時,按照風險管理原則實行分類管理,科學分配監管資源,建立高效的監管體系,不斷規范監管行為。生產者也應強化自身質量安全的主體責任,加強生產經營全過程監管,嚴守質量安全底線。行業協會應當積極參與化妝品安全的社會共治,切實承擔起加強行業自律管理、督促企業承擔社會責任,推動行業的誠信建設。

最后,完備的公益訴訟制度是補充。檢察機關應強化責任擔當,結合化妝品小樣產業實際,在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中,充分發揮公共利益保護的兜底作用,注重以支持起訴等方式加強與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協作配合,共同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李振凡)

標簽: 非賣品小樣 安全隱患 規范小樣經濟 化妝品小樣